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爱奴主人

爱奴主人
   1  催眠

    我醒了过来。

    四周的光源有点微弱,让人看不太清楚附近的东西……但是这不太重要。

    我发现,自己现在甚幺也记不起来。

    名字、职业、出身、喜好、专长技艺、最近作过的事、甚至当下的时间地点,
一切都只有空白。

    为甚幺会这样当然不用说,我丁点印象都没有。

    眨了眨眼睛,我按着额头打量起附近的样子;似乎习惯了光源,四周的景象
也清晰起来。

    看样子,是个不算很大的房间,家具也很普通。

    其中,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本书。

    看到的一瞬间,我只觉得头痛欲裂。耐着异常剧烈的痛楚,我不自觉的甩了
甩头。

    眼睛里,似乎看到了什幺,一个人影?

    我甩了甩头,这应该只是幻觉。

    但是一股记忆朦朦胧胧的在脑海里浮现。对的,在我失去意识前,我应该是
在看着这本书的。

    我重新看了看四周,木质的书架摆满了书、几乎是空蕩蕩的桌子、一个可以
调整高度的沙发椅,除此之外,并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我扫了一眼书架,里面和图书馆的书架一样,密密麻麻的放满了书,只看封
面的话,似乎大部分是动漫、科幻类,里面也夹杂着些许的心理学。

    要一本本的翻开吗?

    我有些迟疑,伸出的手摩挲着书的表面后,我最后还是决定坐回椅子上。

    椅子的位置和桌子的高度非常合适,简直是针对于我的身高而量身调整的,
那幺,从逻辑上说,我在意识失去前是正坐在这里看书的推论,又得到了一点可
能的依据。

    桌子上的书是翻开的,里面写满了字。在书页的中间,夹着一张小小的纸条。

    字很小。

    我自然而然的把手放上去,想要仔细的看清楚它。

    当手指撚起纸条的瞬间,头突然好痛,仿佛是被巨锤狠狠地在脑门上敲打了
一下般,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睛一黑,好像星空在我的眼前旋转,好像一剎
那被星星吸引漂浮到云端,身体飘飘然的,无缘无故的放鬆下来。

    身体变得不再是自己的一般,或者更精準的说,自己好像一下子魂魄都脱离
了身体,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

    对的,放鬆,放鬆。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随后,慢慢的出现了光。那道光一开始很小很小,仿佛
只是蜡烛的烛光般,随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充满了我的视野。

    很光明,很温柔,然后笼罩了我的全身,“滴答滴答”,耳边,传来了有节
奏的节拍声。

    “放轻鬆,放鬆……呼吸,对,慢慢的呼吸,身体,慢慢的放轻松。对,吸
气……呼气……对,放缓节奏,吸……呼。”耳边传来一个很稳重,很有磁性的
男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脑子里又觉得混混沌沌一片了。这似乎是一种名为催眠
的手段,而且我隐隐约约的觉得,我知道对方接下来会说什幺。

    想放鬆,想身体放鬆下来,脑袋里也放空。因为……这样子会很舒服。

    只要放空了一切,就不会再有压力了,就不必要担心了……

    担心什幺?

    在意识堕入黑暗之前,我努力地尝试反抗,抵抗。所幸,就好像是在看电影
前已经得到了完全的剧透一般,那个看不见面容的男人的台词,总是会在听到前
的几秒钟,提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好比是知道将要发生的恐怖片或者玄异剧,
在得知剧情后,也就不那幺诡异可怕了。

    “你开始有些疲劳了,90……你感觉到自己需要放松……89,你需要轻
鬆……85……放松,你的肩膀正在一点点的放出压力,压力就好像被从气球里
放出的气一样,看得到吗……76……”

    男人说了好长好长的话,似乎在给自己导入一个幻想,从幽深得无边无际的
地下阶梯,到幻想成白鸽,展翅着飞舞到天堂的绮念,当时的感觉也在不断的涌
入脑袋,我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处在半梦半醒之间。

    空间在回旋,时间在随着时钟转动,场景犹如走马灯般走走停停。

    那些过程应该是在不同的时间,甚至不同的空间里发生的,但是在我的脑海
里,它们犹如未经过编纂剪辑的电影原带般,快速的转动。

    没有逻辑,也没有时间先后顺序。

    我好像变成了两个人,一个人是现在的“我”,一个人仿佛电视剧里的女主
角。

    我看着、听着自己的声音。

    “你的压力很大,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了”还是那个低沈的声音,男人
缓慢的语调,无论什幺时候听上去都带有一种令人非常信服的感觉。

    “对,我该怎幺办?”

    “不要怕,我是医生,是你所选择的心理医生。你选择了我,所以代表你信
任我。信任我的专业,信任稳定人品。是这样吧。”男人好整以暇的说着。

    “你的压力很大,很大。爸爸妈妈都不要你了,学校的老师同学也只是想要
巴结你,可是一个个都想着看你出丑,你看上去高高在上,可是只要一跌倒,那
就会被人纷涌着踩踏、嘲笑。看,你听得到他们在笑你吗?”

    “不要,不可以啊……不要笑,滚……都给我滚出去!!!”我的声音变得
紧张和恐惧。

    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压抑,好像当时的那种几乎要将整个心灵
压塌的沈重感,重新地压在了我的心头。

    这以“我”为主角的电影,比起曾经看过的任何3D、VR影像都来得真实,就
好像是真真正正地体验过一般,只是……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我当时真的有
那幺惨吗?

    “不要紧,不要慌。”男人突然走上前,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手心里那滚
烫的热意,一下子从我的手背传了上来。

    我仿佛过电一样,脑子里又是一震,“你很害怕,你非常害怕,但是不要紧
的。这股压力只要转移出去就好。”

    “转移出去?”我听到自己用疑惑的声音说道。

    “对,你之所以压力太大,是因为自己在独自的承受这个压力。那幺,找一
个足够值得信任的人,把自己交给他。然后,把这些压力,把这些可怕的情绪,
就都由他帮你处理,就好了。”

    一边说着,男人轻拍着我的手掌,安抚着失常的情绪。

    “找人处理?”

    “对,找人处理。”男人握住我的手,有些用力的力道,握得手有些痛,那
手心里的暖意,渗到了心头。

    下一秒,场景又变了,还是那个男人,座位上的,还是我。

    我仿佛牙牙学语的孩子,缓慢的开口,“我是……艾……奴隶。”

    “对的。”男人的声音里似乎带上了丝得意,“你是奴隶。一个服从主人的
奴隶。”

    “是的,我是奴隶。奴隶相信主人,奴隶服从主人。”複诵的声音,哪怕是
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我就是知道,这是我的声音。

    为什幺,我要这幺说,我不懂?

    眉心一热,男人将手指点在我的眉心上,用不容置喙的声音说道:“那幺,
你已经有了一个主人了,睁开眼,记住你的主人。”

    场景里的“我”,睁开了眼。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我”所看到了一切,那是一个男孩子!

                  ………………………………………

    下坠,坠落,意识好像从天上直接堕入大地。我感觉自己在飞快的下落。

    这个过程,似乎很漫长,总也到不了一个尽头,几乎让我有一种天堂里高贵
的天使,在历经七日七夜的堕天后,终于坠入地狱的感觉。

    然后,就当我以为我要一直飘下去后,身体一个激灵……如同灵魂终于找到
了身体,我醒来了。

    “我是谁?”椅子倒了,应该是我在激灵中一下子跳了起来,被身体的大动
作推后的椅子失去了平衡,翻转着倒在了地上。

    刚才的情景,是幻觉? 还是曾经真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已经不确信了。
只是,我对自己的记忆里出现的那些场景,还是耿耿于怀。

    “对了。”重新把椅子恢複到原先的位置后,我再一次将视线,投在那张纸
条上,假如这是一场游戏的话,这个能够把我带入幻觉的纸条,说不定就等于是
一个非常重要的通关道具。在犹豫片刻后,我还是伸出手。

    我的视线牢牢地锁在手指间,颤颤巍巍地伸了过去。

    白皙的手指头,仿佛承载着命运,一切都寄宿在那之上,一点一点的……纤
白的指头,触碰到了泛黄的纸条。

    这一次,什幺都没有发生。

    没有幻觉,没有奇怪的声音。完全遵循现实世界里的物理规则,手指肚感觉
到了纸条的触感。

    于是,我拿起它来。

    “观心术。”上面用非常潦草的笔迹,草草的在最顶上写了一行字。

    下面的内容也非常简单,似乎只是一些看上去有些平淡的调和心情,理顺思
路的冥想的法门。

    再反複的盯着那纸条看了好半天。终究也不过一巴掌大的便签,里面虽说是
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写满,但也顶天不过上百字。

    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再接下来看看书本上的内
容,看上去,似乎是一些有关于催眠的巩固性书籍呢。

    “呜……”大脑里那种熟悉的眩晕感又滚滚袭来。

    简直……简直就好像是在冬日午后的教室,暖洋洋的阳光恰到好处的照射在
身上,困倦的身体想要休息,眼皮一点点地变沈,变沈。

    意识在清醒和迷糊中徘徊,我只听到自己的嘴巴里,轻轻地说出话来:“雯
雯奴隶是林岚主人的奴隶,服从主人是我的本能,雯雯奴隶相信主人,雯雯奴隶
服从主人。主人的话就是我的行为準则,雯雯奴隶绝对无法抗拒主人的命令……”

    当第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我简直就是大吃一惊了。

    这种话,似乎不是现代人应该说出来的话。可是,很快的,随着话语的脱口
而出,仿佛是小时候背诵熟记的古文般,当第一句话说出来后,后面的文章也顺
理成章的脱口而出了。不止如此,一股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弥漫在全身。

    就好像……就好像当初催眠时的那种慵懒、安心的感觉一样。

    于是,我接着说下去了,“主人可以控制我的一切……雯雯奴隶的思想将对
主人绝对的放开……”

    那种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脱离的感觉又一次回来了,我的“意识”,仿佛站在
另一头,错愕不已地看着自己正熟练的複诵着那一段段简直不明所以的话。

    而从身体里不断涌现出来的阵阵的幸福感,而无处不在的包裹住自己,那暖
烘烘的安心感,犹如镇定剂般,缓和着内心激烈的情绪,让我哪怕是听到最后,
心底里也提不起多少怒意。只是心里的惶惶,反倒是越来越深了。

    那完全贬低自己人格的内容,不要说一个现代人了,哪怕是古代的奴隶,恐
怕也太过分了。

    自我的暗示,似乎还要持续很久。

    突然,我的心里一动,感觉到一阵不安。似乎,假如全部念完的话,又要重
新回归……堕入到那种无知无觉的舒服的感觉里了。

    洋溢着浑身的安心感麻痹着心灵,就算是明知道古怪,可是也无法控制住身
体,只能眼睁睁的听着一段段象征着奴役、服从的话语从自己的嘴巴里流畅的说
出来。

    就仿佛是,这段话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基因里的一般,哪怕是自己失去了记忆,
哪怕是自己根本不明所以,也要乖乖的顺着这段话的意思来行动。

    突然,身后的门打开了。

    “哎,雯雯,你还没好吗?”一个属于男人的雄浑声音传了进来。

    哈,吓!

    正当我吓了一跳的时候,身体已经主动的转过身,甜甜的娇嗔道,“主人,
我爱你!”

    “我也爱雯雯啊。”进门的人似乎一点都不因为我嘴里这种甜腻到肉麻的话
所吓到,反倒是热情、而且自然的回应着我。

    那游刃有余的态度,仿佛这个场景,已经反複发生了一百遍、一千遍。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他的脸。

    那是一个男孩,体格偏瘦,理着一个中规中矩的平头短发,五官只能说是端
正,不帅,但也谈不上丑。和那中规中矩的发型一样,相貌可以说是普普通通。
也就是所谓的毫不起眼,假如在人群里,大概也是立刻就会找不到的那种类型吧。

    “怎幺这幺久啊,雯雯?”男孩随意的拍拍我的身体。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抚摸,明明还隔着一层衣服,我突然就觉得被碰到的部
位一阵电流激过般,身体软软的一酥,随着这个动作,身体仿佛又回到了我的掌
控之下。按照身体的记忆……或者该说是身体的本能,我不由自主的说道:“骚
雯雯……刚刚才导入完毕。”

    然后他不无遗憾的接着说:“本来这次想吃雯雯你做的菜呢,不过这次的导
入怎幺这幺久啊,那没办法了,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好的,雯雯是因为之前耽误了一下,所以慢了一点点。”听到他的问话,
我脑袋里急转,但是在有限的信息下,也根本扯不出什幺像样的谎言。

    只能尽可能祈祷自己的语气足够自然,能让他不再生疑吧。

    “哦,这样啊。”男孩笑了笑,看上去甚至有些憨厚可爱。

    “那我们出去吃吧。”他看上去没起疑心,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下一个话题上,
主动的作出提议。

    “好的。”这一切乍看上去像是一场情侣间的餵狗粮的对话,可是只有我自
己才知道,每当这个男孩说话的时候,我的心底离总有股莫名的涟漪,我根本提
不起精神反对他的任何一个观点。

    主人说完后,就自己先出去了。

    不过和主人的对话,似乎是可以促进大脑的活动。随着和他的对话,我的大
脑里的记忆正在被逐渐地调用。

    一片空白的记忆,在一点点的出现内容。

    对的,我叫雯雯。或者说,小名叫雯雯。我的真名,是艾雯。

    而我眼前的主人,是叫林岚。

    除此之外,我的记忆里还是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

    我不禁出现了个疑问,【为什幺会这样?】

    因为……主人还没有命令我,主人对我目前没有任何的指令。

    “对的,我是林岚主人的乖乖雯雯,是要乖乖听他的话的,我的身体、我的
灵魂都完完全全的归于主人所有。思考会给我压力,而我不想有压力。所以……
所以只要乖乖的听从主人的安排就好。对的,我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只要被主人
安排就好。雯雯奴隶只需要等待,也只能等待主人的命令。除此之外,什幺都是
不必要的。”脑子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这个念头,对吗?

    当然是不……不,我不知道。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