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从反派开始的未来人生

从反派开始的未来人生
第一章:遭遇

  穿越是一种怎麽样的体验?

  谢邀,人在异界,刚过虫洞,信号不好,不能回答,匿了。

  如果现在是在十秒之前,吴再凡一定会装逼地这麽回答,但让他万万没想到
的是,在街上閑逛的那一阵,他居然真的穿越了!

  也许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连借口都懒得找,没有任何征兆的,眼前的画面
一闪,吴再凡就发现自己站在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擂台上,周围是一片黑压压的人
群,坐在阶梯状的观衆席上,此起彼伏地呼喊着。

  「加油,你一定能赢的!」

  「打爆那个畜生!从此我就是你的小弟了!」

  「好好教训他一顿!」

  什麽?他们在喊什麽?

  一段潮水般的记忆从吴再凡的脑海裏涌现了出来,原来他是本地最大家族的
幼子,也叫吴再凡,从小家境优越,能享受到……

  嘭!

  吴再凡还在努力地吸收着这段记忆,一个拳头大小的硬物就狠狠地砸在了他
的眼眶上。

  哦不,吴再凡定睛一看,那就是个拳头。

  「你是谁?爲什麽打人?」吴再凡捂着自己被打肿了的右眼,震惊地对着面
前模糊的人影喊道,适才遭到重击的右眼让他痛得直想喊疼。

  「哼,」面前的人影狠狠地用拳头击打了一下自己另一只手的掌心,发出了
沈闷而富有威胁的响声,低声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什麽?」

  吴再凡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着与面前的人相关的记忆,但那人可不会领情。
转瞬之间,他就扑了上来,将吴再凡压在了地上,一拳又一拳,不断地殴打着吴
再凡。

  想起来了,他叫朱觉!

  吴再凡正身处于一个叫「緻近星」的星球上一所优秀的学校就读,不知道爲
什麽,这个学校不光在鼓励学生好好学习文化课上一毛功夫都没下,反倒是要求
所有的学生必须学武,居然允许学生之间互相决斗。

  现在朱觉正是在挑战吴再凡!

  「等一……」

  吴再凡刚想叫那人停手,那人一边锤着吴再凡,一边义正言辞地喊道:

  「这一拳是爲我死去的亲爹打的!」

  什麽!?自己害死了面前这人的爹?吴再凡顿时大爲震惊,继续搜索着脑海
裏的记忆。

  好像确实是有这麽回事,那是一个月之前,在朱觉父亲的盛情介绍下,吴再
凡以远高于市价的高价参与了一次赌石,切出了一块价格高昂的宝玉……

  「要不是你,我爹不会郁郁而终!」

  「有没有搞错啊!」被按在地上暴打的吴再凡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脸,愤怒
地回口道,「是你爹骗我高价卖的石头,结果切开一看是好东西,你爹觉得亏了,
得了心病,然后——啊!」

  吴再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觉重重地一拳砸在了下巴上,打断了他的发言。

  「这一拳,是爲了我家的狗打的!」

  什麽?自己之前还弄了他家的狗?吴再凡思索了一番之前的记忆,又露出了
震惊的表情。

  「之前是你家的狗追着我咬,还抢了我买的炸鸡,我才是受害者好吗!?」

  「你闭嘴!要不是你在路上吃炸鸡,我家的狗根本不会兴沖沖地跑出去跟着
你走,然后跑到马路上被车撞死!」

  「!??」

  吴再凡被这话噎得无话可说,这天底下怎麽会有这麽无耻的人?

  但朱觉却并没有对着毫无还手之力的吴再凡停手,而是又狠狠地抄起了一拳!

  「这一拳是爲我家的蟑螂打的!」

  「我靠!你脑子有病啊!你家死了只蟑螂都跟我有关!?」

  「要不是你弄得本大爷心情不好!我也不会一脚踩死那只蟑螂!你害得我不
得不践踏了我们之间十多天的深厚友谊!」

  被按在地上打了半天的吴再凡终于被这番狗屁言论气得忍无可忍,爆发出了
全身的力量,拼命地握住了朱觉锤下来的拳头,怒吼道:「想揍我就直说啊!找
什麽乱七八糟义正言辞的借口!?」

  朱觉被吴再凡的爆发弄得呆住了,不过只过了短短的一会,他就猛地拉开的
了被吴再凡握住的手臂,试图再来一发直拳,堵住吴再凡的嘴。

  怎麽办?

  吴再凡可不想再被打下去了,苦苦思考着怎麽脱身,此时,自己手腕上的闪
光突然引起了吴再凡的注意!

  对了,那是之前的自己随身带着的宝物!

  可以增强臂力的臂甲!

  与之相配套还有腰上可以护身的腰带!

  终于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宝物的吴再凡被打得肿起来只能露出一条缝的眼睛裏,
突然闪过一丝兴奋的目光,準备啓动自己的底牌!

  银白臂甲开始闪烁,一种蓬勃的力量快要从吴再凡的手臂裏爆发出来!

  然而正在此时!

  「你小子的身上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朱觉也察觉到了吴再凡身上的不凡,咔嚓一声拗断了吴再凡戴着臂甲的左手,
把臂甲取了下来。

  「啊——!」

  吴再凡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

  「哦,还有这个。」

  朱觉并没有对吴再凡的悲惨境遇産生任何同情,他此时的注意力又被吴凡镶
嵌着宝石的腰带吸引了。

  显然,连瞎子都能看出来这是好东西。

  于是朱觉便用暴力撕开了腰带上的皮带,将有着护身功效的宝石和金属底座
抢了过去。

  吴再凡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而且就在刚才,他突然想到这两件东西好像是自
己穿越过来之前,那个大少留下的全部家当,于是便愤怒地说道:

  「你妈的!抢东西是犯法的!」

  「抢恶人的东西算不得犯法,这是精神损失费!」朱觉并没有停下手裏的动
作,一脸正义地将吴再凡的东西收进了自己的衣服。

  「靠了!我他妈被你爹骗,被你家的狗追,反倒是恶人?你公报私仇,抢我
东西,就算是大好人!?」

  「强者的拳头就是法律!」

  「你刚才不是还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可以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不
讲道理地揍我,我坑你全家……不,我被你全家坑反倒是理所当然的!?」

  也许是觉得自己没法反驳吴再凡,朱觉选择再来一拳做回应。

  「我错了!大爷,打人不打脸!」

  再次遭到重创的吴再凡只能捂住了自己的脸,欲哭无泪。

  这一瞬间,吴再凡只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倒霉的穿越者,刚来就被一个义正
言辞的卑鄙小人按在地上打,而且他的字典裏匮乏到了可能只有两行话的地步。
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就是「没有什麽事是一拳解决不
了的,如果有,就再来一拳,如果还有,就再来一拳,再来一拳,再来一拳……
loop 」

            第二章:筋脉寸断

  正当吴再凡快要被打到人事不省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爆喝。

  「住手!」

  终于有人来终止这场单方面殴打了麽?吴再凡感到自己热泪都要感动得从肿
的不成样子的眼眶裏流出来了。

  然而朱觉并没有停下手裏的动作,而是继续攻击着吴再凡。

  稍微放松下来一点的吴再凡感觉到了拳头带起的风声,又颤颤巍巍地举起了
自己的右手以及被折断了的左手,挡在自己面前。

  一秒,两秒,三秒。

  拳头没有落下。

  吴再凡紧张地放下了手,定睛一看,原来是朱觉的拳头被人握住了。

  那只手像铁钳一样牢牢地固定了朱觉将要落下来的拳头,这才让他的下一拳
没有出手。

  顺着那只手伸过来的方向望去,吴再凡看到了一张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脸。

  稍稍搜索了记忆几秒,吴再凡就想了起来,这是自己的四哥,吴四凡!

  虽然四哥……不,是吴再凡的所有兄弟,尤其是大哥的名字听上去都非常的
……奇怪,但面前的这位四哥可是远近闻名的四级武者!相比之下,吴再凡自己,
準确的说在穿越过来之前的那位,连武者的门槛都没摸到。

  而正在殴打吴再凡的这位朱觉,最近也突破了武者一级的桎梏,成爲了二级
武者。

  说到这裏,吴再凡又想起了武者力量体系的划分。

  这虽然是个类似现代的科技世界,但不知道爲什麽,人人都要习武。

  一个不知名的力量冥冥之中告诉了吴再凡,原因是这样可以一边写都市,一
边写玄幻,名爲新题材,实爲微创新,通吃两边读者,牛逼大发了。

  尽管全民习武对发展科技,提高生産力没有半毛钱的用处,但所有的国家,
所有的政府,乃至上上下下,社会上中下阶层,吃鱼翅的,反垃圾的,统统都认
爲武力最重要。

  机构选拔领导人不看领导才能,而是看谁的武力最牛逼。哪怕你智力情商双
双突破200,领导力无人能及,慧眼识人,分分锺能从人群中挑出真正的千裏马,
刚到任一天就能把所有人安排到最合适的位置,但如果你没有组织力最屌的武力
做支撑,你根本不配当领导。

  如果你出身豪门,家财万贯,恭喜你,你可以不当普通人!你终于可以当上
那些绝世强者的不便携 ATM了!

  那麽到底什麽才能让别人认可一个人呢?

  只有武力。

  有了武力,哪怕智力不足 5,身患唐氏综合症,脑积水,脑萎缩,甚至是个
无脑儿,也可以轻松当上任何组织的老大。就算没有现成的组织可以当头,也可
以振臂一呼,保证应者如云,。组织裏的任何人,哪怕其它方面的优势大过天,
也会服服帖帖地臣服于这个智障,让小喽啰往东,他们就绝不敢往西。

  虽然这其中没有任何逻辑,但这个世界上至最高领导人,下至路边乞丐,都
万分地坚信着这一点。

  只有一些被认爲智力有障碍的人,才会在这个世界堂而皇之地呼吁:「习武
根本就是对社会资源的浪费!你练得再屌,也是被战列星舰的防空炮一炮带走的
命!」

  但社会的主流听了之后纷纷表示他们需要加大投入,进一步关心智力残障人
士的心理健康,建设他们的温馨家园。

  传说有一位早已飞升的,名爲艾伊特·特码托的世外高人,研究出了一番叫
《戴福尔斯达斯》的武道理论,他认爲武道修炼到最高境界,一个人甚至可以在

弹指间吞噬一个星系壮大自己的实力!

  这位高人修炼到一定程度便离开了世界,遁入了虚空之中,也不知道他是不
是觉得自己吃星系吃得太饱,撑着了,才这样。

  但他的传说依旧流传在了人间。

  虽然人与星系的质量相差了几十个零,艾伊特·特码托的理论听上去非常扯
淡,但在这个世界,因爲不知名的原因,人们都认爲这个理论非常合理。

  吴再凡游离的意识再度回到了擂台上,只见四哥吴四凡挡在自己的面前,隔
开了两人。

  真不愧是四哥,牛逼啊,幸好有他把对面那个疯子拦了下来,不然不知道吴
再凡还得再吃多少揍。

  然而那个在过去被吴再凡称爲四哥的男人冷漠地瞥了吴再凡一眼,看到了他
苍白的气色,只是轻蔑地说道:

  「废物,吃了家裏那麽多的资源,居然还能被路边的野狗打断筋脉。」

  靠!原来不是友军!

  吴再凡多少还算有点骨气,还想再站起来反驳一下四哥,但腹腔隐隐作痛,
刚準备爬起来,一缕鲜红的血就从嘴角滑了下来。

  话毕,四哥又转向了朱觉。

  「虽然家裏并不怎麽在乎那个没用的东西,但你招惹了我们吴家,那你也得
付出相应的代价。」

  对对对,四哥怎麽着也得把他揍一顿。

  「你害得他从此不能习武,那你自断筋脉罢。」

  沃德发?等等,不能习武?上来就在这种世界被断了练武的前途,这剧情是
不是不太对?

  还有自己的靠山摆着这麽屌的一幅表情让对方自废修爲是怎麽回事?等一下,
自己是不是在哪看过这一集?难道说……

  尽管吴再凡现在很想跳起来把面前的两个人都打一顿,但很遗憾,作爲现在
场上三人中最菜的一个,吴再凡发现他现在除了在地上躺尸,当另外两人装逼的
背景以外什麽都做不了。

  「你的实力,竟然恐怖如斯……」

  看到自己的攻击被轻飘飘地挡下,朱觉不无惊讶地瞪着吴四凡。

  但马上,朱觉又转换出了一副坚毅顽强的表情,再次开口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

  老兄,有没有搞错啊,你莫不是被人干了只会複读这一句?好歹来个什麽
「风水轮流转」啊,「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啊,「脑袋掉了碗大的疤,
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的啊!

  吴四凡也似乎也忍受不了朱觉的聒噪,以惊人的速度朝他沖了过去,速度之
快,以至于吴再凡甚至还看到了他的残影。

  「慢着!」

  这次,连倒在地上的吴再凡都要感觉心力憔悴了,此时他正在思考下次有人
再出手打断,爲了不重複用词,他是不是得考虑来个「亚美咯」之类的鸟语。

  这次打断了两者交战局势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高骨白眉,道骨仙风的老
头。

  有没有搞错啊!?他的画风和这裏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啊!!

  我跟李肛吼,老同志,玄幻片场在出门左转第二间,跑错了片场莫得盒饭吃。

  这老头一出现,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就拦下了吴四凡,身爲堂堂四级武者的
吴四凡居然发现自己连动都不能动。

  老者对着吴四凡露出了慈祥的微笑,说道:「小友,争斗难免伤人,世人应
崇『以和爲贵』,就此罢手可好?」

  听到这话,倒在地上的吴再凡神经反射般地吐了口血,抽抽了两下,不过在
场的人都并没有理他,吴再凡只能得出了自己在老者眼中可能并不算人的结论。

  被高人带走之际,朱觉还不忘对着吴四凡狂妄地喊道:「三十年河东,三十
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趴在地上的吴再凡听闻此言,气得又吐了口血,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怒吼
道:

  「你妈的!人生哪来那麽多三十年!」

  「还有啊!自己装的逼,自己负责!」

              第三章:反派系统

  闹剧般的决斗,或者说单方面屌打之后,医务室对吴再凡身上的伤势束手无
策,吴再凡终于被送到了緻近星上最好的医院。

  说是緻近星上最好的医院,但在穿越者吴再凡看来,和全村最好的医院没什
麽区别。

  空蕩蕩的科室,简陋的床闆,不要说是先进的仪器,就是消毒水的味道都没
有。

  但这其实非常正常,因爲科技在武道面前屁都不是,所以最好的医院都是用
气功诊断的,只有那些又穷,又小,又破的可怜巴巴的私人诊所才会依靠没用的
仪器确定病症,而真男人开的医院都是直接靠殴打……不,是通过拳头来感受病
患的伤势来进行诊断的。

  吴再凡的主治医师医生是一个身高一米九五的男人,名叫酷睿贼·带·啊·孟
德,梳着很奇怪的发型,是全緻近星最好的医生,

  他有个很奇怪的习惯,每次治疗时,就是指用拳头的那种,都会发出「嘟啦
啦」之类的声音。

  只见他扬起拳头,发出了那种怪声,让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了吴再凡的身
上。

  一分锺后,随着带·啊·孟德医生最后运了一次气,进行了一番吐纳,吴再凡
终于还是得到了在武道上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的判决结果。

  经过了最基础的治疗,吴再凡终于止住了伤势,接着就像一条鹹鱼一样躺在
了担架上,被送回了家中。

  对这样的结果,吴再凡的父亲吴很凡——吴再凡已经没什麽力气再去吐槽这
个名字了,苍老的中年男人虽然感到惊讶,但也没有再多表示什麽同情。

  在武道一途上被废在这裏和被判了死刑没什麽区别,但吴再凡的前身天赋端
是糟糕得难以想象,家裏既然对他没什麽期望,自然在他被废之后也不会着急。

  反正废不废都没什麽区别,就算是放吴再凡再成长下去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突
破武者一品。

  比起吴再凡,吴家还是更关心自家子孙在衆人面前被殴打的面子问题,然而
救走朱觉的老者实力实在是深不可测,吴家也只能无奈地在此事上作罢。

  毕竟吴家作爲新手地图最屌家族,也要给朱觉先留出发展的空间之后再被灭
了满门,然后贡献出……

  哦,不对,应该是吴很凡又不是傻逼,他通过视频回放亲眼看着老者像上飞
机一样带着朱觉离开之后,知道自己的实力无法撼动朱觉的靠山,不愿意爲了吴
再凡自取其辱,再加上吴很凡最近在玩的游戏有八个职业,其中有奶妈,甚是平
衡,所以吴很凡沈迷其中,于是便没有进一步地追究朱觉的责任。

  作爲整件事的最大受害者,吴再凡没能得到合理的结果,被孤零零地丢到了
自己的卧室。

  靠,一过来就碰到这种事。

  吴再凡凝视着天花闆上挂着的华丽吊灯,眼神发愣。

  正在他发呆的空档,木质的房门上传来三声敲门声,吴再凡刚想说「请进」,
门就自己打开了。

  木质的房门只是采用了複古的设计而已,内部的构造与吴再凡以前见到的房
门之间,早就有了天壤之别,就像这世界,看上去没什麽变化,实则早已天翻地
覆。

  进来的人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佣,长得倒还算不错,吴再凡记得她叫尤娜,
是专门负责照料自己的女仆。

  比起她的长相,尤娜的身材更引人注目,硕大丰满的乳房随着她的脚步微微
跳动,看得吴再凡眼睛发直。

  往下一看,女佣的制服裙摆略微超过了膝盖,被半透明的黑色丝袜包裹着的
丰满双腿下,还套着一双类似船袜的黑色袜子。没穿鞋子的原因,想必是木质的
地闆在这裏十分昂贵,仆人们不被允许在吴家宅邸中穿鞋的缘故。

  不过吴家怎麽说也是当地名门,总得摆出些正派风範,所以佣人的制服规规
矩矩,没什麽出格的地方,吴家也没发生过什麽欺淩女人的事,和本地的另外两
个大家族勾心斗角的事情倒是有一点。

  至于女佣的原因,倒是也很好理解,吴家的仆人,就真的只是仆人而已,并
不是什麽快速接近富家公子的渠道,豪门又不会对下层感兴趣,年轻漂亮的女孩
哪肯从事这样的工作。

  但对吴再凡来说,现在的他在遭到不公之后,心裏充斥着一股巨大的逆反心
理,越是保守的装束,吴再凡就越是想糟蹋。

  女佣尤娜察觉了吴再凡的眼神,只是不屑地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到吴再凡床
前,放下了恢複用的药剂,扭过身体离开了。

  在她放下药剂的那一刹那,吴再凡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但他
并没有听清她到底说了什麽。

  女佣走到门口的时候,吴再凡才从自己的一遍又一遍的唇语尝试裏,读出来
来女佣在说,「废物。」

  看着女佣尤娜一扭一扭的风骚大屁股,吴再凡却欲望全消,不由得咬了咬牙。

  连家裏的佣仆都瞧不起自己!

  走出门口时,女佣头也不回地擡起了手,她戴在耳朵上的,镶嵌着蓝宝石的
耳环随之抖了一下,反射着房间裏透出的斑驳日光,闪闪发亮,房门感应到了信
号,飞速合拢。

  此时,吴再凡才注意到这女佣居然根本没经过自己的许可,就肆意地出入了
自己的房间!

  豪门的仆人虽然因爲工作的原因,不得不需要房门的进出权限,但在主人在
房间裏时,原则上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得进入的。

  但有时仆人有亟需彙报的紧急事宜,所以除开几个重要的房间以外,大多数
的地方就算没有主人的许可,仆人也可以进入,只不过没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仆
人是万万不敢这麽做的。

  而刚刚走出去的这个女仆,居然就那麽自说自话地进来又出去了!

  吴再凡又翻查了一遍记忆,发现不光是今天,尤娜早就看穿了吴再凡前身的
懦弱,平日裏都是这麽做的。吴再凡身爲废渣,又举止猥琐,平时没人瞧得起他,
就算之前交了几任女朋友,别人也只是拿他当提款机,不久之后,吴再凡便对那
些倒追自己的女人畏之如虎。

  交不到女朋友,吴再凡便意淫起了裏自己最近的女人,尤娜。但吴再凡有色
心,没色胆,尤娜知道吴再凡根本不敢出手,根本没有在意,这样猥琐可鄙的举
动又让尤娜更看不起他了一层。

  「真是个窝囊废。」

  吴再凡低声咒骂了一句,随即思索起了报複女仆的方法。

  现在的吴再凡和过去的那个废物可不一样,招惹他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然而吴再凡的脑海刚刚开始搅动,就突然听到了一声奇异的声音。

  「反派系统开啓。」

  「叮,侦测到宿主正在酝酿阴谋,反派点数增加20点。」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